首頁 > 海外媒體看中國 > 正文

美媒 外國留學生盼望疫情早點結束

美國《紐約時報》2月12日文章,原題:新冠病毒迫使在華外國學生做選擇:離開還是留下? 從家里通過電子郵件和即時通信發往中國各地校園的文字很明確:馬上離開(暴發疫情的)中國。德克斯特·倫辛聽從了這種催促。這名博士生是近50萬在中國高校就讀的外國留學生之一,他們被迫做出去留決定。幾十年來,像他這樣的學生已搭建起語言、政治和文化橋梁,幫助拉近中國與世界的距離。報道如下:

目前,成千上萬像倫辛這樣的外國留學生想知道,何時甚至是否還有機會重新在華留學。“我不知道這輩子是否曾像現在這樣失望過”,33歲的倫辛眼下正在北卡羅來納州貝爾蒙市。由于已是最后一學年,他擔心再沒機會返華。

對許多在華的外國留學生來說,這場疫情已經凍結甚至可能終結他們在一個龐大且復雜國家學習的機會。對美國來說,有關影響或許尤為顯著。許多在中國上世紀80年代開始開放時赴華留學的美國學生,已陸續成為幫助美中兩國建立聯系的記者、商界領袖和政要。但兩國的學生交流如今在減少,教育合作也在承受壓力。2018年在華留學的美國學生約有1.16萬,同比減少2%以上。

并非所有學生都已逃離。一些外國留學生仍滯留武漢,另一些留學生則像凱西·宋那樣選擇留下來。宋在華攻讀中國研究和社會科學雙專業,目前已住進在北京的叔叔家中。作為在美國出生的華人,19歲的宋選擇赴華留學,因為她認為這有助于消除美中雙方的誤解。

其他選擇留在中國的外國留學生發現,如今他們很想念人際交往。清華大學碩士生艾斯瑪·達拉簡來自亞美尼亞,如今她大部分時間都在宿舍學習。校園生活變得越來越隔絕,“你找不到人說話。這有點孤獨。”但作為一名公共衛生專業學生和亞美尼亞前衛生官員,她正接受另一種教育。“如今,隨著我看到(中國)政府的實時努力,我感到這無異于一種實習”,26歲的她如是說。

那些已離開中國的外國留學生只有等待。“我不知道何時能返回中國,”正在攻讀清華—MIT全球MBA項目的巴西人洛恰說。原本今春的畢業如果被推遲,他將更難獲得在華居留并求職的簽證。來自美國鳳凰城的昆山杜克大學大二學生特魯姆波利計劃最終返回中國,以完成剩下的兩年學業。如今她正在上網課,“我知道中國正在崛起,而且這對我未來希望從事的國際關系工作至關重要。”

河南22选5开奖时间 什么职业比较赚钱知乎 3g体育比分网 别墅赚钱吗 河南11选5 在游戏刷脚本赚钱 上海快三 卖笔芯赚钱吗 网球比分直播球探 在家拼命赚钱 国外专家猜竞彩比分 7m棒球比分 吉祥博网址 7m体育比分直播 财神捕鱼app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网址 手机捕鱼游戏辅助修改脚本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