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星島詩苑 > 正文

要當詩人,就要對宇宙人生的困惑進行解答

核心提示: 詩歌是什么?這個問題我還真沒法子回答。這個問題,我看是沒有標準答案的,我們永遠也得不到標準答案。

談 詩歌是什么?

01

詩歌是什么?這個問題我還真沒法子回答。這個問題,我看是沒有標準答案的,我們永遠也得不到標準答案。也許有人會說,難道你寫了2400首24行詩以及大量的智慧詩、舊體詩,居然不知道詩歌是什么?真是這樣。這是一個審美觀的問題。每個人對于詩歌都有自己的看法,我的看法和別人的看法可能不一樣,但是每個人的看法都好像是瞎子摸象一樣,譬如,有人認為唐詩宋詞才是詩歌,有人認為西方新詩才是詩歌……所以詩歌是什么這個問題認真說起來是永遠不能回答的,也是一個永恒的困惑。

不是說我不懂詩歌,你找一個認為自己最懂詩歌的人,問他詩歌是什么啊,我估計他也是沒法回答你。所以,既然“詩歌是什么”是沒法回答的,那我們就應該自己探索,尋求自己的詩歌觀。譬如,至少我喜歡唯美,這也是我寫詩的基本底色之一。你說出的詩歌觀也許是種偏見,但是你只要能說出一番道理來證明你的觀點是正確的,別人很難駁倒你,更重要的是,你用有力的文本支持你的觀點,行,那你就是詩人了。

關于詩歌的定義很多,我的老師一輩的詩人邵燕祥先生,他曾經給我的《智慧如詩》寫了一段評語:“我們大量文章其實有的連個核兒都沒有,卻敷衍出大堆皮肉來,念之無味。本書(指我的《智慧如詩》吉光片羽,不乏珠玉。這部新作,作者在文體上的探索甚有意義。)”

詩歌是什么?詩歌是“說出一個哲理或者感情來的意象”。 說出來一個哲理或者感情(愛情或者鄉愁),這個哲理、感情是這么一個哲理、感情,但我有一套說法,有一套意象的描繪,證明這個哲理、感情是正確的,也是優美的。“用形象思維”,這就是詩歌。每一個詩人,都有一個故鄉,有一個異鄉,他是用旅途來體現人生的。總而言之,要給詩歌下一個普遍適用的定義,是不可能的。總體性的詩歌、一般性的詩歌是不存在的,只有各種各樣的詩歌,且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詩歌。

微信圖片_20190809112212

關于中國新詩的探索?這是一直到了今天還令中國有識之士感到困惑的一個問題。這個疑問包含著非常深刻的文化背景。這可以用王國維的兩句話來概括。他雖然不專門研究詩歌,對西方詩歌也不太了解,但他國學的修養很深,他說了一個矛盾,這個矛盾就是“可愛者不可信,可信者不可愛”。這兩句話的內涵非常深刻,就是感性和理性的矛盾。

王國維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國人,對中國傳統詩歌有一種熱愛,那是自己本身的生命、民族的生命,是可愛的,但是可愛的是說不出一個道理來的,沒法論證它的合理性。西方的東西是很可信的,有科學的道理,是沒法駁倒的,但是西方的東西,與我們本土的東西之間有隔閡,是不可愛的,這叫“可信者不可愛”。對于我們本土的、自己的文化——可愛的東西來說,我又沒法用道理來說服你,來證明它的合理性,所以是“可愛者不可信”。

不管如何,對于“詩歌是什么”這個問題,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看法,這些看法,無非是把活生生的個人經歷和詩歌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個人的詩歌觀,結果造成了詩歌的不同。所以詩歌的定義之所以各自不同,完全在于每個人的詩歌觀不同。可以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詩歌觀。有些人不太明確,有些人不太自覺;自覺的詩歌觀有一套邏輯的系統,能夠寫出精彩文本證明它的正確性,這樣就成為了一個杰出的詩人。《一個人的詩經》,就是中國新詩的一個分水嶺,它開始讓中國自由詩懂得“自由的界限”,這是需要勇氣的。

談 詩人的夢

02

關于詩人的夢,首先要說詩歌究竟研究什么?雖然古今中外的詩歌系統不一樣,但它們都有共同性,這就是宇宙和人生的問題,我歸結為天和人的問題。這在中國、印度、西方三大詩歌系統中都有表現。

例如,歌德不僅擅長繪畫,對自然科學有廣泛研究,其創作囊括抒情詩、無韻體自由詩、組詩、長篇敘事詩、牧童詩、歷史詩、歷史劇、悲劇、詩劇、長篇小說、短篇小說、教育小說、書信體小說和自傳體詩歌、散文等各種體裁的文學作品。最著名的是書信體小說《少年維特之煩惱》(1774)、詩體哲理悲劇《浮士德》(1774~1831)和長篇小說《威廉·麥斯特》(1775~1828)。《少年維持之煩惱》因反映了一代青年反封建的心聲,受到群眾熱烈的歡迎,使歌德從此享有世界聲音。《浮士德》取材于德國16世紀關于浮士德博士的傳說,給以加工改造。是歐洲資產階級上升時期資產階級先進人士不斷探索、追求的藝術概括。悲劇不但結構宏偉,色彩斑斕,融現實主義、浪漫主義和象征手法為一體,且讓主要人物浮士德和魔鬼靡菲斯特的整個思想言行都形成善與惡、行與情、成與敗的辯證發展關系。

印度詩歌最大的特點是命運。泰戈爾對死亡有著超乎尋常的認識,他說:“生命作為一個整體永遠不會把死亡看得很嚴重,在死亡面前它歡笑、舞蹈和游戲,它建設、貯藏并相愛。只有當我們把個別死亡的事實同生命整體分離時,我們才會看到它的空虛并變得沮喪。我們忘記了生命的整體,死亡只是它的一部分,就好像是從顯微鏡中看一塊布,它看起來像一張網,我們注視著那些大大的洞,由于想像而顫抖。但事實是,死亡并不是最終的真實,它看起來是黑暗的,有如天空看上去是藍色的,但是死亡并不是變黑了的實體,正像天空并不在鳥的翅膀上留下它的顏色一樣。”“在泰戈爾筆下,死亡充滿著詩情畫意,令人心向往之。例如在《吉檀迦利》的最后階段,用了20余首詩歌贊死亡,抒寫在死亡中與神同一的過程。

中國人則很現實,今生幸福就行了;要得到人生的幸福,就要關注社會的治亂、朝代的更替等等東西,所以中國詩歌起源于憂患意識。通常說來,社會治理得好,中國人就滿意,然而現實常常讓我們不滿意。這也是憂患意識的表現。

李白生活在盛唐時期,他性格豪邁,熱愛祖國山河,游蹤遍及南北各地,寫出大量贊美名山大川的壯麗詩篇。他的詩,既豪邁奔放,又清新飄逸,而且想象豐富,意境奇妙,語言輕快,人們稱他為“詩仙”。李白的詩歌不僅具有典型的浪漫主義精神,而且從形象塑造、素材攝取、到體裁選擇和各種藝術手法的運用,無不具有典型的浪漫主義藝術特征。

李白成功地在詩中塑造自我,強烈地表現自我,突出抒情主人公的獨特個性,因而他的詩歌具有鮮明的浪漫主義特色。他在詩中毫不掩飾、也不加節制地抒發感情,表現他的喜怒哀樂。對權豪勢要,他“手持一枝菊,調笑二千石”(《醉后寄崔侍御》二首之一);看到勞動人民艱辛勞作時,他“心摧淚如雨”。當社稷傾覆、民生涂炭時,他“過江誓流水,志在清中原。拔劍擊前柱,悲歌難重論”(《南奔書懷》),那樣慷慨激昂;與朋友開懷暢飲時,“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山中與幽人對酌》),又是那樣天真直率。總之,他的詩活脫脫地表現了他豪放不羈的性格和及時行樂的形象。

這么說起來,詩人的夢是什么?用西方詩人的話來說,說不清楚;用中國文人的話來說,一點就明。詩人的終極關懷,實際上可以歸結為“橫渠四句”。橫渠是誰?北宋理學家張載,字橫渠。他說過四句話:“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四句就是著名的“橫渠四句”。它既說出了古往今來所有詩人的夢,也道出了他們的偉大抱負。沒有這個抱負,你不要寫詩。

一個詩人,一個小小的人,他居然可以為天地立心。天地有心沒有?或者說宇宙有心沒有?宇宙不是人,它能有心嗎?因為它沒有心,所以詩人就要給它安一個心,這就是詩人的功夫。生民就是人類,命可以說是人類的核心價值觀。一般的人每天日子就這么過著,沒有也不會去注意所謂安身立命的問題,但是詩人要考慮,他要考慮人、人類的核心價值觀,人類的命運。“為往圣繼絕學”,過去那些往圣先賢的學問,要繼承,不能讓它中斷了。誰來繼承?我!我就是這個中繼站。

火為什么能永遠不滅?得持續往火里面添柴啊。每個詩人就是把自己當作柴薪,奉獻自己的一生,自己燒完了,還有后來的人繼續,這叫薪盡而火傳,詩歌之火就是這樣才能一直熊熊燃燒。這叫為“往圣繼絕學”。目的是要干什么?要為“萬世開太平”,為后來的人們締造一個和諧有序的世界。

詩人有這么偉大的抱負,那他究竟是什么人?他是個英雄。用黑格爾的話來說,是理性思維的英雄。要當詩人,就要對宇宙人生的困惑進行解答,要有“為天地立心,為生命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偉大抱負。

杜甫的詩詞以古體、律詩見長,風格多樣,以“沉郁頓挫”四字準確概括出他自己的作品風格,而以沉郁為主。杜甫生活在唐朝由盛轉衰的歷史時期,其詩多涉筆社會動蕩、政治黑暗、人民疾苦,他的詩反映當時社會矛盾和人民疾苦,他的詩記錄了唐代由盛轉衰的歷史巨變,表達了崇高的儒家仁愛精神和強烈的憂患意識,因而被譽為“詩史”。

杜甫憂國憂民,人格高尚,詩藝精湛。杜甫一生寫詩一千五百多首,其中很多是傳頌千古的名篇,比如“三吏”和“三別”;其中“三吏”為《石壕吏》《新安吏》和《潼關吏》,“三別”為《新婚別》《無家別》和《垂老別》。杜甫流傳下來的詩篇是唐詩里最多最廣泛的,是唐代最杰出的詩人之一,對后世影響深遠。杜甫作品被稱為世上瘡痍,詩中圣哲;民間疾苦,筆底波瀾——是現實主義詩歌的代表作。

作者:吳再

More

推薦閱讀

微信圖片_20190809112204

河南22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