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讀書 > 正文

唐詩宋詞解 :詩為心聲,詞乃情物

核心提示: ★“一個和梁啟超、王國維、陳寅恪同一量級的學者,正在向我們走來”(高爾泰) 寫詩在李白不過是業余愛好,韓愈配不上“文起八代之衰”,杜牧骨子里是個食色動物,蘇軾詞風并非豪放而是任性,豪放派鼻祖另有其人……對文學史定論的顛覆令人震撼,揭示出別一種人文承傳和文化景觀。

唐詩宋詞解 :詩為心聲,詞乃情物

李劼 著 

5b20f31c599a9

內容簡介

拿掉《紅樓夢》,中國文化的一雙眼睛就沒有了;拿掉唐詩宋詞,中國文化的一張美麗面孔就沒有了;拿掉先秦諸子,中國文化就不成立了。今天,剝落什么,就重生什么,中國的思想文化資源需重新整合。

重返唐詩宋詞,一言以蔽之:詩為心聲,詞乃情物。

詩言者,心聲也,自《詩經》始。唐詩最為可觀之處,就在于如何從初唐氣壯如牛的言志,演變成晚唐溫柔婉約的抒情。無情,則無詞。北宋之詞,情盛,所以有如水草豐茂;南宋之詞,兩安之后,日漸枯萎。一部《人間詞話》,最令人感慨的致命傷在于,不知詞為情物。

就唐詩宋詞閱讀的審美觀念之改觀而言,本著只是開了個小小的口子。霧霾尚未清除,世人還須努力。(封面圖畫:元代黃公望《富春山居圖》局部)

編輯推薦

拿掉唐詩宋詞,中國文化的一張美麗面孔就沒有了。繼“奇書!天書!”《歷史文化的全息圖像:論〈紅樓夢〉》之后,又一“清掃霧霾”的認知奇著問世。顛覆千年定論,別一種唐詩宋詞的打開方式,一本地球引力拽不住的奇書,復興被歷史掩埋的華夏民族的人文精神。

★“不從俗不勢利,縱橫捭闔的批評得罪了不少人”(陳村)

不論是王國維、陳寅恪、胡適之,還是龍榆生、施蟄存、錢鐘書,都要拿來嚴苛審視一番。

如王國維不明情物,陳寅恪不懂紅樓,錢鐘書有學問無洞見……無不角度新穎,見解獨到,在思想文化界獨樹一幟。

★“一個和梁啟超、王國維、陳寅恪同一量級的學者,正在向我們走來”(高爾泰)

寫詩在李白不過是業余愛好,韓愈配不上“文起八代之衰”,杜牧骨子里是個食色動物,蘇軾詞風并非豪放而是任性,豪放派鼻祖另有其人……對文學史定論的顛覆令人震撼,揭示出別一種人文承傳和文化景觀。

★“他是中國文學和文化批評界一個馬拉多納式的人物”(李潔非)

《唐詩宋詞解》中的李劼,筆鋒犀利,激昂難止,想常人所不能想,言常人所不敢言。

“詩為心聲”、“詞乃情物”是李劼的審美宗旨,個人的親歷、個人的感懷,才是意境的由來,才是審美的底蘊所在。

來源:理想國

河南22选5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