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讀書 > 正文

罪孽的報應 :德國和日本的戰爭記憶

核心提示: 倘若說人類史上黑暗的篇章是可以“應對”的話,那么德國人總體而言可謂應對自如。戰后德國人曾經“無力哀悼”,然而如今,對國家罪行的內疚轉化成一種美德,對比拒絕懺悔的國家,甚至成為一種優越感的標志。

內容簡介

倘若說人類史上黑暗的篇章是可以“應對”的話,那么德國人總體而言可謂應對自如。戰后德國人曾經“無力哀悼”,然而如今,對國家罪行的內疚轉化成一種美德,對比拒絕懺悔的國家,甚至成為一種優越感的標志。

有了廣島和長崎原爆造成的沖擊,日本人在談論戰爭罪時,感到有資格反戈一擊,指責“你們也好不到哪里去”。于是保守派首相依然年復一年地參拜供奉有戰犯靈位的靖國神社,而形形色色的委員會把教科書里有礙愛國自豪的史實一概抹去。

二戰結束七十余年來,當正義的一方歡呼勝利,德國和日本這兩個“危險的民族”,又是如何面對自己不光彩的過去的?表面看來,德國人對大屠殺的徹底反省,日本對侵略責任的抵死不認,世人有目共睹;然而在歷史的陰影下,關于奧斯維辛、廣島、南京這幾個煉獄之所,關于歷史的勝者審判和歷史的紀念泛濫,以及為了實現“正常化”的努力和手段,兩個看似迥異的國度,實則都充滿了難以分辨是非的灰色地帶。

在《罪孽的報應》一書中,布魯瑪精確剖析了德日兩國的戰爭記憶,通過深入調查和實地走訪,作者敏銳地指出:“沒有危險的民族,只有危險的情境。”實際的政治安排,往往比所謂的歷史規律和民族性格,更能影響一個國家在面對自身歷史遺留問題時所采取的態度。過去深入骨髓,歷史從未清零。布魯瑪帶領讀者進行一次深刻的人性探究:關于在我們這個時代,戰爭帶來的災難性后果如何在各個方面影響了一個民族的自我認同。

編輯推薦

★梁文道、劉瑜、熊培云、許知遠聯袂主編——“理想國譯叢”(MIRROR)系列之一(012)——保持開放性的思想和非功利的眼睛,看看世界的豐富性與復雜性。本書有徐賁專文導讀,從對戰爭性質的思考和國家認同出發,解釋戰后德國與日本在悔罪問題上的巨大差異。

★《罪孽的報應》借由作者的個人游歷觀察、訪談,以及對文學作品、電影、博物館、教科書、紀念碑等文化產物的挖掘認知,回溯了戰后五十年間德日兩國政府和民眾面對戰爭罪孽的思考與作為,追尋隱藏在反思與懺悔、否定與歪曲、麻木與逃避背后的民族心理與集體記憶。

★《罪孽的報應》超越常見的罪文化與恥文化分析,指出德國與日本在歷史記憶上的差異更多源自政治,而非文化。政體的改變和國民的政治成熟、民族主義的影響、加害者和受害者定位、天皇制與納粹極權的不同,決定了兩國對過去罪孽的不同記憶與悔悟。

★《紐約時報書評》《芝加哥論壇報》《紐約書評》《經濟學人》等媒體齊聲推薦;時隔兩年,中譯本再版修訂。

來源:理想國

河南22选5开奖时间